东方印象


设计师:蔡敏
面料:香云纱,缎面印花桑蚕丝香云纱
设计概念:
    设计师大胆地运用改良旗袍的方式,把旗袍立领夸张放大,作为晚礼服抹胸护肩设计,之间钉上一个墨绿色的中式旗袍排扣,与面料的红花绿叶相呼应。立体而带有“规矩”意味的抹胸护肩上的小星花,仿佛是那些隐藏在保守表象下的小激情;设计师还故意把旗袍后幅拉长成拖尾,强调一种独有的东方式矜持背后的浪漫与缠绵。
    曾几何时,“东方”指的是欧洲遥望而难以触及的阿拉伯世界,到后来又变成了弗朗索瓦·布歇(Francois Boucher,1703—1770)挂毯画中的东方世界。
    时至今日,东西方才有了真正的对话,于是居住在地球东西半球的人们惊讶地发现,无论东西,原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呼吸同一个地球的氧气,感受同样的阳光雨露,又怎么会找不到一样的需要、一样的情感、一样的对艺术与美的感触?
    艺术里的“东方印象”,不是在说一幅水墨中国画、或一只青花瓷瓶、或一把日式花扇、或一张印度色彩绚丽的纱丽、或是一副波斯挂毯等等诸如此类的。它就像是居住在地球东半球大房子里头的人们把对这个大房子的体会,化为他们的屋前花园;然后西半球的邻居踮着脚从花园围墙往里一看,惊叹了一声:“啊!这就是东方!”随后,他们会更为惊叹地说:“诶?那有株花看着眼熟,我们这边的花园里也有啊!”
    这就东方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