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搜索
巴黎世家:型风塑尚

展览地点:时装馆一楼临展厅

展览时间:2020年9月5日 - 2020年11月15日

克里斯托伯尔·巴伦西亚加(Cristóbal Balenciaga)是20世纪最受尊敬的时装设计师之一。他的服装以其雕塑般的品质、对纺织品的鬼斧神工以及对色彩和质地出神入化的运用而闻名于世,以至于同时期的设计师们都尊称其为大师。

1917年,克里斯托伯尔·巴伦西亚加于西班牙创立巴黎世家(Balenciaga)时装屋。在100多年后的今天,本展览将带您领略巴伦西亚加杰出的工艺和其对于高定时装和高街时尚延续至今的强大影响力。

本次展览的展品主要来源于英国国立维多利亚与艾尔伯特博物馆(下简称V&A博物馆),展品年代集中于1950至1960年代。临展厅的展示将带您探索巴伦西亚加的杰出工艺、高定工坊以及作为高定客户的独特体验。银瀚厅主要展示巴伦西亚加对同时期及后代顶尖设计师的影响,及其引领时尚界重要潮流的设计理念。


遇见大师

1895年,克里斯托伯尔·巴伦西亚加(Cristóbal Balenciaga)出生于西班牙一个名叫格塔里亚的渔村,位于西班牙北部巴斯克地区。他从小就在当裁缝的母亲身边耳濡目染,母亲担当了他的时尚启蒙老师。12岁时,巴伦西亚加在附近时尚的度假胜地--圣塞巴斯蒂安的裁缝店当起了学徒,接受正规训练。十年之后的1917年,他也在那儿创立了首间时尚屋。

巴伦西亚加的专业背景使他与大多数高定设计师不同。对于制作服装中的每个步骤,包括设计,裁剪,裁缝和制衣,他都娴熟精通。他早期的作品吸引了法国设计师玛德琳·维翁内和可可·香奈儿等人,并与其成了亲密的伙伴。西班牙的美学理念对巴伦西亚加影响深远,贯穿了他设计生涯的始终。

1937年,西班牙内战爆发,巴伦西亚加迁往巴黎,在巴黎乔治五世大街5号开设了高级定制屋。他在那里度过了随后的55年职业生涯,并始终保持着与西班牙的紧密联系,于西班牙经营着其子品牌----艾莎。


民族风情

巴黎世家的作品中反复出现西班牙传统服饰的踪影。20世纪初,西班牙开始城市化进程后,人类学家与艺术家均致力于抢救传统服饰文化。巴伦西亚加曾有一本伊莎贝尔•德•帕伦西亚编著的民族服饰合集,并应该看过与他同时期的西班牙巴斯克摄影师何塞•奥蒂斯-埃黑格的摄影作品。这件晚礼服是他为好朋友弗朗西娜·魏斯维勒设计的,深受西班牙瓦伦西亚地区民族服饰影响。


晚礼服

丝绸欧根纱,刺绣由莱萨奇工坊完成

克里斯托伯尔·巴伦西亚加

巴黎,1960年

弗拉明戈中国风

这件紧身真丝连衣裙上色彩鲜艳的花朵刺绣让人联想起马尼拉披肩上的风格。这种流苏披肩上的刺绣一般在中国广州完成,是19世纪以来西班牙弗拉明戈舞者和妇女们在节日和特殊场合经常佩戴的珍贵饰物。

巴伦西亚加最初将该裙设计成裙摆及地,以更完整地展现面料的图案。此件短裙版本据推测为应客户要求制成。


鸡尾酒礼服裙

野蚕丝,刺绣由莱萨奇工坊完成

克里斯托伯尔·巴伦西亚加

巴黎,1960-62年


高定工坊

时装大师巴伦西亚加的经典时装系列就在他著名的巴黎时装屋内诞生。在店面后方,工作室占据着两层楼的空间。在其事业巅峰时,巴黎世家下设四间套装工坊,四间裙装工坊,以及两间专做女帽的工坊。每个工坊的组长负责管理一个30至40人组成的团队,团队中包含有技术精湛的裁剪师、缝纫师和试衣师。巴黎世家在巴黎总共雇佣了近500名员工。

巴伦西亚加会给每个设计指定一个工坊来制作。能工巧匠们会根据指定内部模特的身材,先用白胚布做一个设计原型,接着由巴伦西亚加作精雕细刻的修改。他身穿一件白色外套,仔细研究每一件设计,并进行细致的修改,以符合他苛刻的标准。之后这件设计才会用所选的面料制作,并分配一个识别码。


玩转织物

多数设计师的设计开始于草图,随后寻找合适的面料;而巴伦西亚加的设计始于面料,并为之寻找合适的呈现方式。他曾说“面料决定一切”,并着迷于巴黎市面上丰富多样且质量上乘的面料。工作过程中,他逐渐与许多高奢面料、钉珠和配件供应商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 

尽管当时政府为购买法国面料的人提供补贴,但巴伦西亚加也会选择从意大利、瑞士和英国的面料公司购买新奇的面料。作为客户,他以敏锐且博学多识而闻名,对实验性做法和新的技术抱持开放的心态。


奇妙织物

阿舍尔纺织公司与巴黎世家合作设计了这款手工编织的马海毛,命名为帕帕恰。巴伦西亚加这款四分之三长T形大衣登上了法国《Vogue》杂志的封面,造型简单,无领无袖口。它完全隐藏了穿着者的身材,突出了面料本身。这些五颜六色的簇绒是由两到三种不同颜色的马海毛纱线手工打结而成的。



B86 

Vogue Paris, November 1964

Photograph by Helmut Newton

© Vogue Paris. The Helmut Newton Estate / Maconochie

Photography

《时尚》杂志巴黎版,1964年11月刊

由赫尔穆特·牛顿拍摄


剪裁与结构

巴伦西亚加接受过专业的裁缝培训,因此给他的工坊也设立了很高的标准。他对完美的追求十分执着。他极其在意衣袖,认为合适的衣袖是衣服合身的基础要素。当衣袖出了问题,他会用西班牙语吼出“袖子!”,把衣服撕成稀烂,让所有工作重新来过。

剪裁精良的巴黎世家套装成为了时尚女性衣橱的主打单品。他推出了一款宽松的“舒适廓形”,四分之三长度的袖子和立式衣领,非常适合展示颈间装饰,例如一串精美的珍珠项链。他在1960年代的剪裁设计中使用了创新的样板剪裁,创造出极少接缝线的服装。


神奇面料

照片上这件极富建筑感的礼服裙依靠面料支撑起廓形:硬挺的真丝加萨尔面料能让裙子实现如雕塑般塑形。裙子主体是由背面拼接的单块布料制成,无侧缝(这也是巴伦西亚加的设计特点)。第二块面料自肩部向前垂下,在腋下部位固定,营造出宽松、无结构服装的假象。不过,内部的紧身胸衣(在X光片中可见)确保了裙装的与身体的安全贴合。

与许多巴伦西亚加的设计一样,这件“郁金香”连衣裙(评论家很快将其称为“郁金香”)的朴素前襟让人激起了对后背的兴趣,其大蝴蝶结让人联想到日本和服。


原版白胚布复制品

白棉布

由伦敦时装学院伊丽莎白·恩苏加复制,2016年


创意剪裁

这件女士晚礼服是时装史上样板制作的大师之作。礼服由单独一片面料制成,在后背中线处拼接,无侧缝。在X光片中,我们可以看到前片下摆处有的两个重锤,以增加垂坠感。 斗篷的颈部经过精心拼合,以确保线条柔和,又具塑性形。

这件套装是巴伦西亚加后期作品日益简洁和抽象的典型代表。它依赖于对面料的深入了解,而正是面料决定了雕塑般的廓形。虽然设计十分摩登,但它的设计理念借鉴了西班牙和其他地方的天主教神职人员所穿的斗篷和披风。


BVA.036

Evening dress and cape

Silk

Cristóbal Balenciaga, Paris, 1967

Given by Mrs Loel Guinness

V&A: T.39&A-1974

晚礼服与披风

真丝

克里斯托伯尔·巴伦西亚加,巴黎,1967年


裙装制作

裙装制作是在专门制作软织物的车间里进行的,制作裙装需要精通与套装工坊不同的裁缝技术。巴伦西亚加均接受过套装和裙装的培训,早年也受到马德琳·维奥内和格雷女士等法国设计师的影响。他们设计裙子的方法不是平面裁剪,而是将布料以360度的角度悬垂在人体模特或人体上进行立裁。巴伦西亚加也以掌握这种技巧闻名。

巴伦西亚加的晚礼服比他的日常服装更传统和浪漫。他的灵感来源十分广泛,包括非西方服装,历史服饰和教会服装


历史元素

巴伦西亚加在幼时就结缘了高奢时装。他的母亲是一位女裁缝,为托雷斯侯爵夫人等富裕的客人修改购自巴黎的礼服裙。他后来也通过收集19世纪的服装和杂志来寻找灵感。在这件晚礼服上,巴斯尔式后裙撑、厚重的绸缎和繁复的刺绣都表现了他这种深植于心的兴趣。


晚礼服裙

缎面真丝,真丝及金亮片刺绣由雷贝工坊提供

克里斯托伯尔·巴伦西亚加,巴黎,1955年


帽子制作

许多女装设计师将帽子的制作外包,但在巴伦西亚加位于巴黎的大楼里,却有两个专门制作女帽的工作室。巴伦西亚加并不亲自设计帽子,而是与他的帽子设计师密切合作:法俄女帽设计师瓦拉齐奥·达坦维尔和后来的西班牙设计师拉蒙·埃斯帕扎。

巴伦西亚加的帽子是巴黎最精致的。以至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局关闭了他的女帽店,指责他在配给制度下超出了织物使用限额,并助长了奢侈女帽店的流行。1950至60年代,他开始试验性地尝试不同、形状和新型材料,使得帽子的风格趋向超现实。


奶油色螺旋帽

真丝

克里斯托伯尔·巴伦西亚加(艾莎标牌),马德里,1962年


传统与创新

法国莱萨奇公司成立于1920年代,以精湛的刺绣技艺闻名。与巴伦西亚加一样,在1950至60年代经营这家品牌的佛朗索瓦·莱萨奇希望将非常规的材料引入高级定制时装, 包括帕科·拉巴纳用塑料制成的设计。例如在这件外套上,莱萨奇公司会在产品上标上巴伦西亚加的名字,以确保他本人使用。


外套

真丝,由帕科·拉巴纳装饰,刺绣由莱萨奇完成

克里斯托伯尔·巴伦西亚加,巴黎,1969年


渐层工艺

为了达到精确的渐层效果,刺绣师在一块浸染渐变粉色的丝绸欧根纱上铺了层层珠饰。这件外套是先做成的,然后是彩色缝线(背面可见),接着是白色珍珠(看似随意的穿插设计),然后是泪滴状和粉红色羽毛形状的亮片,最后加入大珍珠和施华洛世奇水晶。


晚装外套

真丝欧根纱,刺绣和钉珠由莱萨奇完成

克里斯托伯尔·巴伦西亚加,巴黎,1967年


会客沙龙

20世纪30年代末,巴伦西亚加的事业蒸蒸日上,获得了巨大的国际影响力。座落于乔治五世大道10号的巴黎世家时装屋也成了当时最高档、最昂贵的高级定制店。建筑外立面展示着抽象的雕塑,丝毫未显现出其内部正创造着极具前瞻性的时尚作品。客人们穿过巨大的木质门,乘坐大红色真皮包围的电梯到达三楼。她们就在那里看时装秀或试穿定制的服装。

新系列每年两次在会客沙龙里发布。1956年,巴伦西亚加曾因禁止媒体出席新系列发布会而引起巨大争议。为避免被抄袭,他规定媒体需于作品面世一个月后才可看到实物和刊出报道。他的追随者于贝尔·德·纪梵希也加入了延时报道阵营,在随后的十年时光里,他们俩宛若时装界的双壁,吸引国外记者为出席巴黎世家和纪梵希的秀场而远渡重洋。


沙龙秀场

巴伦西亚加每一季系列约有150-200件作品,包含从晚礼服到运动装的所有着装需求。他的设计随着年岁逐渐演变,并引领了女性服装廓形的潮流。体积感先是在下摆处,之后后移,腰身消失不见,廓形演变得愈加抽象。

新系列发布的秀场十分严肃,没有音乐伴奏,可持续长达一个半小时。巴伦西亚加选择自己亲自训练的而非传统模特。据一位时尚编辑说,模特们采用一种“高傲又恍惚”的步伐,避免与客户们目光接触。巴伦西亚加自己全程隐藏在幕布后,甚至不愿在走秀结束后出来谢幕。与其他设计师不同,他拒绝给设计命名,宁愿服装为自己代言。


不性感的麻袋

“穿着一件麻袋,要想性感也太难了吧!”1957年的《每日明镜》报呐喊道。巴伦西亚加的“麻袋”裙于1950年代末一经面世就震惊众人。直线条的剪裁与当时仍主宰市场的沙漏造型大相径庭,而后者则由他的主力竞争者—克里斯汀·迪奥长期采用。巴伦西亚加完全消除了腰部的设计,预见到了20世纪60年代流行的直筒连衣裙。


穿“麻袋”裙的模特,1958

由汤姆·库布林为巴黎世家拍摄


娃娃裙

娃娃裙于1958年问世时用不透明的布料制成,隐藏了女性曲线。此件巴伦西亚加作品用造型隐藏曲线,又以面料展示曲线。透明的尚蒂伊蕾丝宽松地悬挂在身材紧致的人台上。

巴伦西亚加对黑色蕾丝的运用得益于曼蒂拉披肩,西班牙妇女在宗教仪式上用它遮住头和肩膀。到19世纪中叶,曼蒂拉披肩已成为西班牙的象征。


鸡尾酒礼服裙

双绉纱,真丝缎及马斯克蕾丝


双耳瓶造型

在“半合身”廓形的基础上,衍生出了这种被称为“双耳瓶”的廓形,意指希腊水瓶的造型曲线。这个复杂的廓形由两块面料拼接而成,在前片的中心线汇聚,之后环绕后背并垂向地面,形成一个装饰性的弓形。


穿双耳瓶造型晚礼服裙的模特,1960年

由汤姆·库布林为巴黎世家拍摄


百态客人

巴黎世家的高级定制客户可谓是当时全世界范围内最有品位且最具消费能力的女性群体。她们会每季从巴黎挑选新品,然后量身定制。

如果巴黎沙龙的价格令人望而却步,也有其他可以买到巴伦西亚加作品的方式:有些设计会在西班牙以巴黎世家子品牌“艾莎”出售,由于当地劳动力成本相对低廉,并替换掉了一些奢侈的面料,艾莎的衣服的价格更加亲民;一些高级百货商店(例如哈罗德)会获得授权批量制作巴伦西亚加的设计,均摊成本从而降低了价格;还有些巴黎世家的客人由于在多地旅居,也会让当地的裁缝制作复制品,以免去旅途上打包大堆衣服的烦恼。

随着高级定制对时尚界的影响逐渐减弱,在巴伦西亚加漫长职业生涯末期,评论界开始质疑其重要性。尽管如此,整个20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巴伦西亚加的生意继续蓬勃发展,他的全球客户也依旧对他忠心耿耿。


好莱坞明星

艾娃·加德纳于1950年代搬到了马德里。她形容西班牙是“未世俗化的…浓烈的……住在这么便宜的房子里,简直难以置信。”她从巴黎和艾莎都购买了巴黎世家的设计,这可能迎合了她所谓的“节俭的一面”。

加德纳在V&A博物馆附近度过了她人生的最后几年,也捐赠了几件衣物给博物馆。


 

B48

Hollywood star Ava Gardner in Balenciaga dress, 1960

From the film The Angel wore Red

Photo by Silver Screen Collection/Getty Images

穿巴黎世家裙的好莱坞女星艾娃·加德纳,1960年

出自影片《红衣天使》


增添光彩

该照片展现了这件外套的早期版本,后来好莱坞女星艾娃·加德纳将其添加了鸵鸟羽毛的元素。刺绣元素与扇形边缘与巴黎的设计有些相似,但不完全一样,因此估计是西班牙出品。加德纳将她的高级定制服装称之为她的“小宝贝”,并每天要求打开衣柜让它们透透气。


B49

Hollywood star Ava Gardner wearing the evening coat,

mid-1960s

Photograph by Oldrich Karasek, Camera Press, London

穿该件晚礼服外套的好莱坞女星艾娃·加德纳,1960年代中期

由奥德里希·卡拉塞克拍摄,摄影报道,伦敦


日常穿着的高定

美国客人安妮·布利特曾与她四任老公中的第二任居住在马德里。这些简约的裙装是艾莎时装屋的作品,更适合日常穿着,迎合那些不那么爱追赶潮流的客户。服装制作的质量很好,下摆和接缝都是手工完成的,但与巴黎时装屋的极高标准还是有差距的。


B47

Mrs Anne Bullitt Biddle, 1950

Photograph by Cecil Beaton for American Vogue

安妮·布利特·比德尔夫人,1950年

由塞西尔·比顿为美国版《Vogue》拍摄


高级定制的客人们

要想拥有高级定制服装,光有钱不够,还得有时间。做出合身的高级定制服装可能需要多达三次试装:第一次试装记录各项尺寸,第二次试装在白胚布上调整设计,第三次在成品的面料的基础上再进行微调。工坊会为常客制作专属人台,把普通人台调整成客人的体型尺寸,这样客人就可省去第一次试装的麻烦。

设计师和客户之间的密切关系往往持续多年。对于巴黎世家的忠实客户来说,1968年这家时装屋的关闭标志着她们生命中一个重要段落的结束,而巴伦西亚加在仅仅四年后的去世则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一位美国客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巴黎时装业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归功于像伊丽莎白·帕克·费尔斯通这样的富有的美国人。她的丈夫是获益颇丰的费尔斯通轮胎公司的继承人。作为巴伦西亚加和克里斯汀·迪奥忠实客户,她钟爱蓝色,对服装的合身性有非常具体的要求,会建议她的私人销售员增加腰带或改变肩部的设计。

 

B53

Elizabeth Parke Firestone, 1929

Lithograph of portrait by Philip de Laszlo

From the Collections of Henry Ford, Dearborn, Michigan

伊丽莎白·帕克·费尔斯通,1929年

菲利普·德拉斯洛肖像作品的平版印刷


“羊群”外套

巴伦西亚加展示这件夸张的晚礼服外套时下装搭配了条裙子,但波琳·德·罗斯柴尔德有着傲人的双腿,她搭配的是真丝紧身裤。巴伦西亚加为她设计了几件类似的作品,供她在木桐庄园时穿。木桐庄园是她和丈夫的乡间别墅,也是著名的葡萄酒产区。她把这些外套称为“我的木桐”或“我的羊”。


 

B54

Pauline de Rothschild wearing her 'mouton noir' coat, 1963

Photograph by Horst P. Horst for American Vogue

© Condé Nast

穿着“黑木桐”外套的波琳·德·罗斯柴尔德,1963年

由霍斯特·P·霍斯特为美国版《Vogue》拍摄


一个时代的落幕

莫娜·俾斯麦伯爵夫人是巴黎世家长达30年的忠实客户。有一季她甚至买了80套衣服。甚至连她的园艺短裤都是巴黎世家的。当巴伦西亚加关闭他的时装屋时,时尚编辑戴安娜·弗里兰正和俾斯麦住在一起。她回忆说:“莫娜已经三天没从房间出来了。她生命中某个部分也随着消失了!”

B52

Client Mona Bismarck wearing a Balenciaga gardening outfit, Capri, 1967–8

Photograph by Cecil Beaton

© The Cecil Beaton Studio Archive at Sotheby's

穿巴黎世家园艺套装的莫娜·俾斯麦,卡布里,1967-68年

由塞西尔·比顿拍摄


传奇延续

克里斯托伯尔·巴伦西亚加的创新打样方法、对新材料的运用和大胆的建筑廓形对时尚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曾在巴黎世家实习的法国设计师伊曼纽尔•温加罗评论道,正是他在时尚界“奠定了现代风格的基础”。他的严苛标准和完美工艺至今仍是当今许多设计师追寻的方向。

1968年,巴伦西亚加关闭了自己的时装店并于四年后离世,标志着一个时代的落幕。与此同时,设计师成衣也逐渐在时尚界占据主导地位。

本单元展出的大部分服装为高端成衣,并非高级定制:这些衣服由指定设计师设计,但由机器批量制作,而不是由裁缝们为单个客户手工量身制作。这里展出的部分设计师曾与巴伦西亚加合作或密切追随他,一些设计师也为巴伦西亚加曾经的顾客服务。另一些设计师则是当代受巴伦西亚加影响的设计师,或与他具有相同的设计理念。

关注我们 ×